清溪宦家是清溪县最大的家族,他们家出过几代朝廷命官,虽然没有做过什么大官,却也都是五六品的官。

  更何况,他们家族当中,现在还有人在宫里当差,也是个有品阶的宦官,宦家可以说是清溪最有权势,也最富有的家族。

  宦家当代家主已经年过花甲,最近刚刚纳了个二八芳龄的小妾,自然是心情极好。

  清早宦家家主在小妾的服侍下,洗漱穿衣吃过早饭,正美滋滋的晒着太阳,喝着茶,哼着小调,小妾在旁,生活别提有多么滋润。

  宦家家主时不时的伸手捏捏小妾的脸蛋,张嘴享受着小妾给他喂食。

  “家主,不好了!不好了家主。”此时,一道声音不合时宜的传来,一道身影突然闯进宦家家主的视线内。

  “魂淡东西!家主我活的好好的,哪里不好了!你居然敢诅咒我,看我不扒了你的皮。”宦家家主当即脸色大变,暴跳而起,一脚将来人踹翻在地,怒目而视吼道。

  大好的心情都被这个魂淡给搅和了,而且还搞的他一肚子气。

  别看宦家家主已经六十岁了,身体却依旧健朗,灵活性更是不减当年。

  “来人,把这个胆敢诅咒我的魂淡,拖下去杖毙喂狗。”宦家家主满脸厌恶叫人将他拖下去打死。

  胆敢打扰他美丽的心情,给他添堵,还敢诅咒他的人死有余辜。

  被踹到在地的来人,忍着肚子传来的阵阵疼痛,伸手急忙道:“家主,我是宦德,我有重要消息禀报,事关宦家生死。”

  “慢着!”宦家家主伸手拦住上前的家仆道。

  事关宦家生死存亡的事情,由不得他不上心。

  “说!是什么事?你要是敢欺骗我,我让你生不如死!”宦家家主咬牙切齿道,凌厉的目光散发着杀气。

  宦德吓得一哆嗦,他知道能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就看他说的事实是否够劲爆。

  “家主!我们藏在西山的粮食全部都不见了!所有的守卫都被人杀了!一个活口也没留下。”

  “对了!跟去送饭的那些女帮工全部都不翼而飞了!”宦德说道,在这件事情上,他不敢有一丝隐瞒,全盘托出。

  “什、什么?”宦家家主当场气的半死,差点气晕过去,全身发抖。

  “家主息怒,息怒。”仆人急忙上前扶着宦家家主坐下,伸手抚摸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管家,你快去通知明府他们来府上一趟,出大事了!”宦家家主急忙吩咐管家去请人。

  现在的局面他一个人处理不来,必须要找大家前来商量,否则,他的损失就大了。

  “我这就去家主。”管家说罢,急忙带着几人出府,分头去通知县令等人。

  半个时辰之内,县令和其他几家富商等人便赶到了宦家,山洞里不仅藏着宦家的粮食,他们的粮食也藏了一部分在山洞里。

  他们可不像宦家那样家大业大,些粮食可是他们的命根子,要是找不回来,还不得要了他们半条命。

  在大家焦急等待下,宦家家主在管家的搀扶下,颤颤巍巍走了进来。

  众人立刻起身,不等宦家家主走下,马家家主便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宦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粮食怎么就被人劫走了!”

  “别急,等宦老坐下来再说,粮食已经不见了,着急也没有用,再急粮食也不会长翅膀飞回来。”清溪县丞说道。

  当务之急是搞清楚粮食到底是被谁劫走了,应该怎么找回来,而不是追究责任。

  “诸位粮食被劫,老夫我也是痛心疾首,差点就背过气去,要是老夫真的没顺过气来,就不是找你们来商议大事,而是给我吊唁了!”宦家家主坐下之后,喘了口气道。

  “宦老,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开什么玩笑?你倒是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马家家主急道。

  “那我就说说下人禀报的情形。”宦家家主将下人向他汇报的事情,一字不落的全部告诉给大家。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你们说说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眉头紧皱,低头沉思,唯独马家家主一人坐立不安,他是一个急性子的人,他现在只想尽快找回丢失的粮食。

  “你们到底有没有主意,有的话还是尽快说出来,我们好去把粮食找回来,这一天找不回来,我就一天不得安生。”马家家主道。

  “宦老,你那名下人呢?能否叫来,我想问一问他。”县丞说道,示意马家家主稍安勿躁。

  “这没有问题,你去把人带来!”宦家家主对身边的管家道。

  “诺!”管家应道,立刻去把那叫宦德的人找来。

  “见过家主!”宦德来到大厅后先向宦家家主行礼,接着给其他行礼。

  “县丞有话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有一句假话,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明白吗?”宦家家主道。

  “明白!家主放心!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宦德说道。

  “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我。”县丞道。

  “县丞尽管问便是。”宦德道。

  县丞向宦德询问了几个问题,他毫无保留的一一回答清楚。

  “我知道了!你可以退下了!”县丞说道,他已经了解来龙去脉,对粮食被抢一时有了大概的了解,他还需要再尽一步,才能解开这个谜团。

  宦德看了一眼自家家主,后者挥手示意他退下,他才行礼退了出去。

  “怎么样?可是已经知道粮食的下落,我这就回去召集人马,定要将这伙贼,给全部打死。”马家家主说着起身便要去叫人,却被身旁的人拉住。

  “你拉我干什么,不要妨碍我报仇雪恨。”马家家主怒视拉他的人道。

  “你着什么急?你知道粮食被什么人给劫走了吗?又藏在什么地方?”那人不满道。

  “县丞不是说他知道了吗?只要他指出来,我立刻带着去把粮食给抢回来。”马家家主说道。

  他可是亲耳听到县丞说知道了,这可是人家亲口说的,难道还能有假不成。

  县丞听后直翻白眼,他的意思是对事情已经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还需要再进一步证明才能知道具体什么情况。

  怎么就成了他知道是谁干的,这不是在坑他嘛!

  真是躺着也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