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游戏之神器争夺 > 七百三十八章 天使

都市游戏之神器争夺 七百三十八章 天使

  “屁的天谴!你以为你是女神么?”崔西受够了这姑娘的神圣气质,撇撇嘴,刚想拉着吴用转身离开,女人的眼神里却捎带上一丝锐利,看向了崔西,“纵使神父教导我们要有一颗博爱的心,但是我对你还是蛮讨厌的!”

  崔西妩媚的脸蛋浮现出一丝恼怒的红晕,年轻可爱的姑娘露着笑脸,看着崔西说道:“你自从在二零一二年存活下来后,是不是每晚都做恶梦?”

  崔西咬着红唇,眼神闪烁,只不过那惊讶的表情已经给了姑娘一种确实如此的资讯。吴用好奇的看着两人,现在的情况有些玄乎啊。

  “做恶梦而已,你随便挑个人这么问,他都会点头的。”不想承认眼前这个气质如水仙般高雅清逸女人的一语道破,崔西娇哼一声,道:“装什么神棍!”

  姑娘轻轻一笑,踩着轻盈的步子慢慢走过来,同时右手微张,聚在胸前半握,吴用和崔西正奇怪,突然见姑娘手中白芒一闪,圣洁的光芒笼罩着姑娘的右手,随即慢慢退散,白滑的小手中,多出了一把锋利优雅的中国风格长剑。

  吴用看着她手里的剑一愣一愣的,崔西也被震撼到了,只不过双手抱着丰满的胸脯,轻哼一声,嘴硬道:“这个魔术真有意思。”

  姑娘微微一笑,也不做解释,清雅的靠近崔西,手里的长剑微微晃动,闪动着刺眼的白光,“这个世界因为二零一二年的世界末日而彻底变了味道,只不过你们仍旧不知道而已,玛雅人曾经说过,活下来的人羡慕死去的人,这个语言马上就要成真了。”

  “故弄玄虚!”崔西的中文无疑学得不错,都开始玩起成语来了,“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翅膀怎么长出来的,但是一看你就是那种坑蒙拐骗的女人!”吴用忍着笑意,白衣素裙的姑娘也是一阵轻笑,“做个实验,我们马上就知道了。”

  “什么实验?”崔西双手环抱着比姑娘大几号的胸脯挑衅的上前一步,这个金髮美女,就等着拆穿这个女人的把戏呢。

  唰!姑娘没有再次说话,右手轻轻一挥,手中的利剑刹那间闪现一朵剑花,在崔西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血液立刻顺着细长的伤口流淌了下来。崔西如同惊弓之鸟,吓着后退一步,看了下白嫩的胳膊上多了一道伤口,她气恼的咬着牙,抬手立刻握着手枪指向了女人,“你找死!”

  “崔西!”吴用很不想见到两个女人争吵打闹起来,伸手拦下了崔西手里的沙漠之鹰,他轻声劝慰道:“先听听这位姑娘怎么说。”崔西气恼的瞪了这个见色忘友的吴用一眼,气沖沖的收起手枪,瞪着白衣姑娘道:“你什么意思!”

  看了吴用一眼,露出温柔暖情的眼神,姑娘轻轻一笑,踩着步子轻轻拉着崔西的手就往后面退着,“做个实验,想让你知道你不是个好女人。”“你说什么!”崔西忍住想要把这个姑娘爆头的想法,生气的瞪着眼,暂时任由她摆布。

  吴用站在一旁静静观看着,白衣素裙的气质脱俗的姑娘正拉着崔西走到了维吉尔的尸体前,玉手轻轻捏着崔西胳膊上的伤口,几滴鲜血滴在维吉尔碎肉堆上,女人眼神闪烁,平静的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请恶魔小姐你看好了。”

  崔西忍者不斗嘴不反驳,正要仔细观看维吉尔的尸体能怎么样的时候,又被白衣姑娘轻轻拉着倒退了几步,“我希望你能面对现实,因为刚才我没有动任何的手脚。”

  姑娘说着,吴用几个人就看到维吉尔的尸体慢慢挪动了起来,一片一片的碎肉在快速组装,就像是一堆蠕动的蛆,崔西噁心的捂着嘴后退了好几步,吴用眼里放出一丝光芒,这,什么情况?

  碎肉开始慢慢向那只有骨架尸体的拼合,就这么几秒的时间,碎肉和血液倒转回到了尸体身上,哢嚓一声,维吉尔渐渐恢复了正常肤色外表的手掌紧紧握着,发出一声哢嘣脆。

  崔西又是惊恐的后退几步,眼里全是惊讶和震撼,只见本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维吉尔,因为崔西滴在他尸体上的几滴血液,再次活了过来。完好如初的维吉尔站在原地摸了摸他白色的短髮,又低头看了看身下,再次看向吴用和崔西以及莫名多出来的白裙姑娘,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老子活过来了!哈哈!你们这一次没有活路走了!”

  吴用心里一紧,这个人物可是个身手变态的家伙啊。毫不犹豫,吴用拔出后备的巨剑,姑娘望向吴用的眼神一亮,却又很快平複了下去。崔西紧张的掏出双枪,她现在没工夫想维吉尔和她自己血液的连带关係,现在她只想把眼前的维吉尔再次干掉。

  唰!吴用挥舞着巨剑越过两个女人向前一阵猛劈,维吉尔清冷一笑,稜角分明的脸蛋带着浓浓的自信,快步移动,维吉尔消失在了吴用肉眼中。

  心里一紧,吴用握着巨剑站在原地,屏息凝神静静的聆听着周围的动静。“两点钟方向……”清雅衣着白裙的姑娘轻轻柔柔的提醒了一句,吴用猛地侧头看向自己三点钟方向,没有人,但是吴用毫不犹豫的伸手刺了过去。

  吱啦!巨剑划破空气,插进了一团肉体里,维吉尔那不可置信的表情慢慢浮现,咳嗽一声,他低头看着插进肚子里的巨剑,心里一阵抽搐,“怎么可能……”

  吴用将巨剑先向前继续捅了一下,锐利的剑锋插破维吉尔后背露在了身体外,吴用才猛地收回手,巨剑带着一团血液从维吉尔身体里抽离出来,鲜血溅了满地。

  维吉尔身体疼痛的颤动,软软的倒在了地上。对于白衣姑娘的钦佩犹如滔滔江水,吴用正巨剑舞动,正準备砍下维吉尔的脑袋,身边一道白影闪过,本待在崔西身边的白裙姑娘却已经微笑着站在了吴用眼前,“等下……”

  吴用好奇的放下剑,哐当一声,剑锋插入地面,“做什么?”姑娘暖暖的眼神直视着吴用,瞧得吴用都不好意思了,姑娘才轻笑着说道:“你注定就应该陪在我身边。”

  吴用眼皮一跳,看着眼前越看越眼熟的漂亮姑娘,尴尬笑着问道:“姑娘难道就不能告诉我你名字么?我还是没想起你是哪位呢?”

  姑娘没理会吴用,温柔一笑,姑娘伸出手,轻轻摸索着挺立插在地面中的巨剑,“好剑……这注定是用来消灭恶魔的神器,不介意我碰一下它吧。”

  吴用耸耸肩示意姑娘随意,姑娘慢慢弯腰,两只手伸出刚想要接触这把白色锋利的巨剑,突然手一顿,姑娘微笑着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崔西,“恶魔小姐,介意做第二次实验么?”

  捂着胳膊的崔西冷哼一声,看了看姑娘又瞪了吴用一眼,才慢慢走过来,只不过先是踹了维吉尔一脚,将受重伤的维吉尔踹倒旁边三米外后,才盯着姑娘,不客气的问道:“怎么做实验?”

  “用你的恶魔之血。”姑娘轻轻一笑,手中白芒一闪,消失的巨剑再次出现在手心。崔西无语的撇撇嘴,道:“用血就用血吧,还拔剑做什么!”说着,崔西轻轻放开捂着胳膊伤口的手,胳膊递过来,洁白圆润的胳膊上却没有了任何伤口,连一道伤疤都没有。

  崔西愣住了,吴用也愣住了,难道崔西真的是个恶魔不成?惊讶的翻转着胳膊检查伤口,崔西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伤口呢?”“已经癒合了。”白裙姑娘轻轻一笑,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手中白剑一划,又是一道伤口出现在崔西白嫩的胳膊上,“稍后可以给你解释,不过,现在请你将血滴在吴用的这把剑上。”

  忍住心里巨大的疑惑,崔西咬着红唇,轻轻将胳膊上滴落的伤口滴在了插在地面上挺立的巨剑剑柄上。

  变化,立刻来了。剑柄上的血液竟然慢慢侵透到玄铁剑里,剑柄上的血液消失无蹤,吴用和崔西对视一眼,崔西眼里的惊讶之色更浓,白色的巨剑开始闪烁着红光,红光顺着白色剑脊慢慢向下散发着,直到剑尖,整把剑的剑刃都透着妖豔的红光,将三个围观人的脸颊照得通红。

  “我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崔西看着伤口慢慢癒合的白嫩胳膊,心情複杂的喃喃自语道。

  白裙姑娘轻轻一笑,回身看去,受了重伤的维吉尔正慢慢向远处爬动着,姑娘侧头看了看吴用,笑着说道:“试一试你的剑吧。”

  吴用心神一动,看着这把白里透红的巨剑,心里很是喜爱,右手握着剑柄,一种温热的感觉袭来,握着剑柄快速拔出,巨剑的红光更是如血般红豔。

  握着特不一样感觉的巨剑,抬头看向几米远处,往前爬动着的维吉尔正回头看来,脸上的惊恐毫不掩饰。

  吴用轻笑一声,握着巨剑活动了下,右手一紧,身子前弓快速前行,刹那间,巨剑随着吴用的移动残留下一道红色的剑影,唰!巨剑由吴用的掌控,蓦然爆发出一道红色的剑影,剑刃没有碰触到维吉尔,可是维吉尔却因为这一道剑影,身子破裂一分为二,再次挂掉了。

  看着躺在地上留着汙血身子从中间分割成两半的维吉尔,吴用轻呼一口气,晃晃手里的巨剑,露出一丝痛快的笑容,“爽!”

  轻而易举的解决掉了维吉尔,吴用低头正欣赏着这白里透红威力不凡的巨剑,这时候身后白裙姑娘慢慢走过来,轻笑着道:“不知道现在你有没有心情去我们组织做客?只是做客而已,不会强留。”

  吴用犹豫两秒又看了看通往中国的公路,点点头,接着说道:“可以,不过,我要先回家看看。”白裙姑娘轻柔一笑,点点头道:“当然,我今晚住在你家离不介意吧?”

  “……好。”犹豫了一会儿,吴用点点头,瞧人家每天飞来飞去的,那绝对只有窝没有家啊,不能委屈了人家小姑娘,尤其是认识自己的漂亮女生。

  这个时候崔西不乐意了,娇哼一声,二话不说抱住吴用,丰满的胸脯柔软的在吴用胳膊上摩擦着,“我今晚也要去!开车辛苦了一天,你不会立刻赶我回俄罗斯吧!”“好的好的。”

  吴用人厚道,立刻笑着答应,想到能马上能看见清云了,他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啊!重新钻到车子里,吴用看了看还站在外面的白衣素裙清雅的姑娘,吴用问道:“美女,你……是飞着去呢?还是坐车?”

  “当然是飞了!人家有翅膀的!和我们可不同!”崔西看不爽这个一脸圣洁的女人,冷嘲热讽着,姑娘却不介意的轻轻一笑,坐到了后座,看了崔西一眼道:“你也跟着去我们组织吧,对你有好处的,不然的话,一段时间后你会感觉到你的性格越来越暴躁暴戾。”

  崔西哼了一声,发动了汽车不说话,只不过心里立刻认同了,刚才的事情崔西还差个解释,陪着吴用去跟着这姑娘走走,就当是旅游了。

  一辆挂着俄罗斯车牌照的轿车缓缓驶进中国东北,哈尔滨,弃车的崔西正跟着吴用,与收起翅膀的姑娘一左一右陪着他进入机场。

  快要到家了……微笑着感歎,吴用坐在经济舱的座位上,两个长相千娇百媚仪态不凡女人佔据了吴用两边的座位,两个女人在这舱位里很是惹眼,不时的有几个男人藉着低头找东西或者回头环顾的时候偷偷瞄女人两眼。

  有的人喜欢瞧长相甜美一身清雅朴素的姑娘,也有人喜欢瞄脸蛋精緻性感丰乳肥臀的崔西,唯独坐在两个女人中间的吴用,被大大的忽视了。

  两个小时的航班,终于让吴用踏上了日思夜想的家乡,南镇。兴沖沖的在机场外拦了一辆出租车,甚至都没给两女喝水说话的机会,三个人又是一阵赶路,风尘僕僕的回到了吴用的家里。

  踏着自家楼栋熟悉的阶梯,吴用一阵欢喜雀跃,着急的站在门口哢嚓一声开启门,吴用兴奋的推门而入,却发现屋子里静悄悄的,针落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