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首页 > 女生小说 > 福星抱喜 > 一六二、黄雀在后
  司马慧一路拍打边上的竹叶撒气。到了闺房,丫头为闷闷不乐的她倒茶。

  荟娘差遣丫头出去,然后关紧房门。“大姑娘,只不过一个表面的形式,不值得生气。”

  “哼,表面?你不知道正是表面的礼仪才让人重视。长孙女得不到传承,反而外孙女得到,别说外人,二妹和三妹已经给我眼色看!”

  她愁眉苦脸地托腮,喃喃地埋怨。“她的话都是骗人的,奶奶根本不会一视同仁!”

  荟娘的眼眸转了转,略为不解。“大姑娘说的谁?谁敢骗大姑娘?”

  司马慧抿唇不语,低头摩挲着茶杯。

  荟娘见状在她身旁坐下,心疼地搂着她的肩膀。“婢子自小看着大姑娘长大,看不得大姑娘受半点委屈。大姑娘要是憋着难受,婢子愿意倾听。”

  “我……”司马慧哽咽。“今天瑶表妹跟我聊了一会,她说奶奶祖上是什么天香师,每代单传女子,这一代传的是她。她说奶奶会一视同仁,现在看来她知道有这个仪式才找我聊!亏我这段时日待她如亲妹,她居然……”

  荟娘温柔地轻抚她额前的碎发。“燕二姑娘还说了什么?有没有解释为何单传女子?”

  “没有。荟娘,天香师是什么?你听说过吗?”

  “婢子第一次听说,还想问大姑娘是什么哩!”

  司马慧略感失望。

  “唉。婢子就说过老夫人最疼她唯一的女儿,选择外孙女传承意料之中,大姑娘别气了。”

  “我能不气吗?外孙女外孙女的,哪够孙女亲?奶奶天天喊她到房间去,她来之前哪会这样?”

  荟娘再度叹气。“大姑娘当初不信婢子的话,现在信了吧。大姑娘要是不想燕二姑娘得到传承,婢子倒是有个方法。”

  “什么方法?”司马慧狐疑地侧目。

  接着荟娘掏出一个黄色的小纸包,似笑非笑解释:“这个是泻药,大姑娘偷偷下在燕二姑娘的茶水,保证她今晚无法出席。”

  司马慧盯着小纸包,口干舌燥。“泻药?会不会有什么怪味让人闻出来?瑶表妹发现怎么办?”

  “大姑娘放心,这种泻药没有气味,只需要放一点点就能令人腹泻不止,晚上她一定无法现身。到时候老夫人只能传承给大姑娘。”

  司马慧接过小纸包的双手微微发抖。

  荟娘有力地握紧她的双手,“放心,燕二姑娘不会察觉。”

  司马慧盯着泻药片刻,咬牙收好。

  黄昏,前院的天井已经布置好——挂上祖师的画像,供果供茶、鲜花、香炉包括祖训一应俱全。

  下人来来往往忙碌,谁也顾不了谁。

  晚饭时,三个舅舅和二表哥回府用膳,唯独燕瑶及其丫头没有出现。司马景明疑惑问道:“瑶表妹不来吃晚饭吗?”

  “举行大礼前,瑶儿要准备一番。”梁氏云淡风轻。

  “大礼?”一头雾水的三个舅舅和二表哥面面相觑。

  司马慧则埋头吃白饭。

  夜幕降临,今晚星月黯淡。天井烛火跳跃,映着全府半明半暗的脸。家眷站在前排,所有下人围在后面观望。

  人群中,一张掩在暗影的脸紧盯厢房的方向。

  如果那药真的下了,她一定来不了,因为那不是泻药。

  过了一阵,燕瑶还没出现,家眷开始窃窃私语。司马慧坐立不安,同样紧盯厢房的方向。

  人群中,某人勾起毒辣的笑容。

  梁氏不得不派下人去喊燕瑶。

  “来了来了!燕二姑娘来了!”婆子急匆匆大喊,梁氏松了一口气。

  只见两个丫头簇拥一倩影姗姗来迟。倩影纱衣飘逸,象牙白的纱裙随莲步轻扬。她神情冷冷地扫视一众,眼神微惊。

  来人宛如清冷的月娥下凡,两位表哥目不转睛。

  燕瑶向梁氏福身,“外孙女因打扮来迟,望外祖母见谅!”

  打扮?荟娘阴沉地瞅司马慧的方向。

  “不迟不迟,吉时还没过,现在开始吧!”梁氏给燕瑶递供香,“首先向祖师上香,然后三跪九叩!”

  燕瑶依言照办。

  仪式十分简单,梁氏念完祖训后燕瑶敬茶;最后梁氏递交一物给燕瑶作为传承。

  那是由红色锦布包裹的东西,梁氏郑重其事交待:“此乃祖传之宝、代代传承,作为传人你必须誓死保护,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荟娘看得眼热,死死盯着红色锦布。

  “外孙女誓死保护祖传之宝。”说着,燕瑶没来由心悸。

  婆孙俩拿着红色锦布之际,一道寒芒射出人群。眼疾手快的青黛踢开寒芒,下一刻袖箭插地。

  霎时人群骚乱,一抹人影趁乱冲出来抢红色锦布。

  赤芍袖里出剑,银蛇般的软剑缠绕来人的胳膊。她勒紧,对方吃疼惊呼。转眼,青黛的软剑架着其脖子。

  二舅母难以置信地看这一幕。“荟娘?你在做什么?”

  被两丫头挟持之人正是荟娘,燕瑶冷冷地站起来替她回答。“能做什么,自然是行刺和破坏仪式。”

  荟娘诧异地打量燕瑶,其神情并不吃惊?

  再看梁氏和司马慧,两人冷眼相看,她恍然大悟。

  原来是引蛇出洞。

  燕瑶咄咄逼人:“你的身份是什么,混入司马府的目的又是什么?”

  荟娘没有回答,反而问司马慧:“大姑娘你甘心屈于人下吗?我对你说的每一句都为你好,我不忍心看见一个外人把你踩在脚下!”

  “呵呵,事到如今还想挑拨离间。”燕瑶掏出一个眼熟的小纸包,“这就是你教唆他人行凶的证据,你活罪难逃!”

  荟娘面如淡金,不会傻到叫燕瑶验证是否有毒。

  “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老爷子厉声大喝。

  荟娘眼神闪躲。

  突然,一阵凉意贴上燕瑶的后背,冰冷的利器抵着她的玉颈。“燕二姑娘别动,我并不想杀你。”

  阴柔的女声在耳畔轻轻响起,燕瑶不敢转头。

  “主子!”两丫头急了。

  而梁氏震惊地盯着挟持燕瑶之人。“刘娘子你做什么,快放开瑶儿!”

  刘娘子,乃梁氏针线房的大丫头。

  荟娘冷笑,原来内鬼不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