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首页 > 女生小说 > 美味情缘:甜妻,买一送一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尽力了

美味情缘:甜妻,买一送一 第三百八十三章 尽力了

  邝伟雄又一次被送进了抢救室,在推去抢救室的路上他的脸已经苍白的一片,只有气出没有气进了。

  刘管家被吓得六神无主但他还是咬紧牙关一一给邝家的人和凌乘风打了电话。

  当凌乘风赶到时大家都在了,他们的表情严肃还带有紧张。

  凌乘风突然觉得莫名的心慌,“刘管家,我爸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刘管家红着眼看向凌乘风,“三少爷,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如何……”

  “怎么会突然这样……”凌乘风只觉一阵昏眩袭来,双腿一软差点就要摔倒。

  “还不是因为他,是他把公司弄得乱七八糟的才会把爸气成这样。”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邝振明突然开口说道。

  他的眼睛直直盯着邝振朗看。

  邝振朗微微低垂着头没有吭声。

  他的头被重物所伤,被人砸破的地方虽然经过包扎但还是痛得厉害。

  医生本来不让他下床的,因为他还有轻微的脑震荡。但是邝伟雄出了事他怎么能不过来呢?

  咬着牙不管多辛苦还是让护士扶着他来了这里。

  不过事业上的受创又加上邝伟雄出了事,他心情十分低落,一直抿着唇不说话,就算面对邝振明的指责他也一句话都不出。

  火爆脾气的邝飏莉第一次没有冲邝振朗发火,因为她的别墅和邝振朗的相近,她知道这段时间以来邝振朗起早贪黑的很是努力。

  她也去公司了解过,知道在邝振朗的努力下混乱的公司渐渐有了起色。

  当她听到邝振明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就指责邝振朗时她生气了,“你闭嘴,你懂什么。如果不是你公司也不会乱成那样。振朗他已经很努力了,这次分明是有人故意要搞垮我们邝家,与他无关。”

  邝氏的股价在一天之内一跌再跌,而且是没有缘由的跌落,凡是了解过公司运营的人都知道事情不会那么简单,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搞鬼。

  邝振明现在故意这么说无非是想把所有责任都推在邝振朗的身上然后他就可以借由这个机会重新掌管邝氏。

  直至今天邝飏莉才发现邝振明是如此的冷血和有心计。

  邝伟雄出事了,他确实有过来了但是他却没有表现出对邝伟雄有多关心。反倒是凌乘风一问缘由他就赶紧把责任全推在邝振朗的身上了。

  这样的弟弟真让她心寒。

  由于邝飏莉的维护邝振朗终于抬起了头看了邝飏莉一眼,又极快地低下了头。

  其实直到现在他都还十分自责,他没能帮父亲守住公司就算了,现在邝伟雄出了事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心里乱得很。

  他觉得邝振明或许说得没错,是他害了邝伟雄,但是他又不敢认,内疚又难受的感觉实在是折磨人。

  “你这么维护他是从他那里得到了什么好处吗?”邝振明突然把枪头对准邝飏莉问道。

  他的眼里再没亲情,有的只是计较。

  是邝飏莉他们把他逼成这样的。

  他的特殊择偶观让邝飏莉唾弃,她总说他是怪物不愿意靠近他。他出了事在网络和现实中被人嘲笑,被王筱雪拒之门外……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一人独自在承受。

  作为兄弟姐妹的邝飏莉和邝振朗不但没有帮他说话甚至还落井下石,邝飏莉骂他怪物,邝振朗就更离谱了直接抢了他CEO的位置。

  越想就越气愤,他凭什么要有这样的待遇。

  于是仇恨的种子就这样被种下了。

  刘管家看着就要打起来的几姐弟一脸的无奈,表情复杂,欲言又止。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却不能说,因为他答应了邝伟雄。

  他明知道邝伟雄因为什么而出事却不能说,知道把邝伟雄害惨的人是谁却也不能说,为什么每次都要他去背负这些秘密啊,他也好无奈哦。

  凌乘风冷冷地看了邝家姐弟一眼没有出声,他的眼睛移到手术室门口盯着亮着红着的手术中几个字眼,心里慌张得厉害。

  这一次的感觉和上一次非常的不一样,他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又过了一会,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医护人员从里面走了出来。

  凌乘风等人围了过去,“医生,我爸他……”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通常医生这么说的时候就证明病人已经没救了,凌乘风只觉眼前一暗差点就要跌倒。

  “爸……”

  邝飏莉大哭了一声冲向手术室门口,邝伟雄的遗体被医护人员从里面推了出来。

  他浑身盖着白布,只有一个朦胧的轮廓。

  “节哀。”

  在场的所有人都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就连一直让人生厌的邝振明的眼圈也发红,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

  邝伟雄的一生就这么走完了,带着遗憾和内疚离开了人事。

  对于他来说这样的离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他终于不用带着内疚而活了,可是对于他的亲人来说却是一种折磨,因为他们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来不及跟他说,他就这么离开了。

  邝氏大乱,家主突然心脏病发去世,原本声名显赫的名门邝氏如今在风雨中摇曳,岌岌可危。

  凌乘风临危受命被刘管家要求回去和邝振朗一起管理大乱的邝氏,本来凌乘风是拒绝的,但是刘管家说这是邝伟雄的遗愿,凌乘风只能勉强答应了下来。

  为了能让邝氏起死回生,凌乘风忙碌了起来,甚至不能去医院探望田笑了。

  虽然田笑有些不高兴,但是他也不能抱怨太多毕竟凌乘风可是去做正经事。

  没有人敢告诉他邝伟雄已经离世的消息,他还在期盼邝伟雄和凌乘风赶紧忙完这样一来他们就能一起来陪自己玩了。

  每当田笑提起邝伟雄,田悦便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她还没想好说辞,到底该怎么说才能让田笑接受而又不会太过伤心,但是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吗?答案是不可能,所以她从未敢跟田笑提起邝伟雄已经去世的消息。

  就连出席邝伟雄的丧礼她也是编了理由瞒过田笑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