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抗鼎说:“对,是生死别离。兄弟,我也要对得起你,你喝酒吧?等你死后,我将你好好埋了,不让那些野狗啃了你,不让天狼吃了你,不让鹰啄你。明年我路过这里,还会来给你烧纸。唉,你爹爹要是今天还不把宝盒交给斩天狼和李庄主,那我是活不成了,斩天狼要你,你爹爹和栖云鹤也要你,看样我是万万活不成了,明年要是能给你烧纸,倒算是我命大了。怕是怕明年没有人给我烧纸了。”

  陆成道:“陈抗鼎也怕死吗?”陈抗鼎说道:“废话,谁不怕,谁不是娘生的。哪有不怕死的人,有酒有肉谁又能不贪杯呢?能活着谁想死?就是那些自称正人君子的人也比咱们贪心。我有酒有肉就不贪图财宝了,像李庄主、斩天狼他们有酒肉还要贪图宝贝,有了财富还要贪图天下,皇位。”

  陆成说:“我看李庄主不像坏人,那斩天狼不像个好人才是。”陈抗鼎喝了一口酒,才说:“哎,你不懂了吧,越是大坏人看上去越像大好人。你看我长得像个大坏蛋吧,一生杀也不过百人,你看汴梁的那个郭威像个好人吧,威风凛凛,他领兵攻打河西节度使,收复失地那一战,夺了城池后,下令士兵在抢十天,杀死几十万人,你倒说说是我坏还是郭威坏?”陆成听罢,沉吟许久才说:“可郭威不像那种人呀。”

  陈抗鼎听了他这句话大怒,说:“奶奶个熊的,小狗崽子,你快要死了,你去阎王那里问问,看看我与郭威是谁更坏?问问阎王,郭威是什么托生的?我要是个狼托生的,那郭威肯定是专吃人的魔鬼托生的。这跟你说不清,我杀的人剔了的骨头喂不饱一条狗,那郭威杀的人剔下来的骨头能堆成一座山。妈的,你死脑筋。唉,你长大就明白了。噢,你也长不大了,今晚你就去问问阎王吧。”

  陈抗鼎说着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一夜折腾着也没睡觉,后来酒意慢慢来了,便渐渐困了,呼呼大睡去,直到头半晌陈抗鼎才醒来。一睁眼懵懵懂懂坐了起来,一眼看到陆成,大叫:“哎,陆有悔兄弟,这辈子又遇到你了,你问阎王了吗,是我更坏还是郭威那小子更坏?”陆成不知他所云。呆呆不答。陈抗鼎转眼看见身旁的大坑,哭丧着脸道:“陆兄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死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埋上我,你让我暴尸呀。上辈子你死的时候我可是为你挖了个大坑的,也填土了的。”

  陆成这才明白,才答道:“陈大哥,我没死,你也没死,你不就是睡了一觉。”陈抗鼎看了看酒肉,笑了:“我没死呀。只是喝醉了,睡了一大觉。太好了。哎,你怎么没死呀?要不我先埋了你吧,我还要逃命呢,你老是不死,那我要等你到什么时候?早知道你到现在还不死,我干吗要在这里给你挖个坑呢。陆兄弟,要不我真的先把你埋了,横竖早晚你都得死,我看这里风水不错,来世你陆家能出个皇帝,子孙兴旺,家业富贵,就埋这里吧。我埋了你再逃跑也算我为你尽了义字,否则要是等到盐帮的人再追来,我光顾着逃跑了,来不及埋你,岂不要落个不义的骂名。”

  陆成听陈抗鼎说话有趣,就逗他:“我还没死,你就把我埋了就不怕落别的骂名了吗?”陈抗鼎一寻思说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只顾做义士,忘了后果,这叫只顾树梢,忘了树根,是吧?”陆成说:“舍本求末。”陈抗鼎说:“一个意思吗,我爹说是一个意思。”

  陆成一听不禁大笑起来,忘记了疼痛。就在这时听到一阵脚步索索声,歪头看去,几个盐帮的人正朝这边奔来。陈、陆二人正要躲开,就听头里一人大叫道:“大伙快过来,陈大锤在这里,陆无忧杀了咱们的帮主,又伤了咱们那么多兄弟,捉住他的儿子报仇。”陈抗鼎一时酒醒,一把拎起陆成扔到马背上,叫道:“快跑。”

  那些盐帮众人道:“姓陈的,你赶快把姓陆的那小子放下,老子便饶你不死,否则今天定将你碎尸万段。”

  陈抗鼎哈哈一笑说:“龟孙子,老子若听了你们的话,岂不被你们害成不义之人,那我陈大锤以后还如何在江湖上混世。呸!到老子手里抢人,岂不是虎口夺肉吗?就算这孩子在我手上一点用处也没有,我也不会交给你们的。除非你们是我儿孙,给我跪下磕头叫三声爷爷。”陆成道:“大头,你总是乱用词,什么叫虎口夺肉。虎口夺羊也比虎口夺肉好听呀。他们若是你儿子,应该叫你爹爹,也不应该叫你爷爷呀。”

  陈抗鼎道:“对,对,是否我酒喝多了,搞不清辈份了。”

  陆成向那帮人说道:“你们帮主是我爹爹杀的,要报仇只管找我,不要伤害了陈大哥。”

  陈抗鼎一听陆成叫自己大哥,早已心花怒放,喜道:“小子,你叫我什么?你叫我大哥,哈哈,我又结交了一个兄弟,一个好兄弟。兄弟,人家要咱们的命,不像斩天狼要活的,想要宝盒,这帮盐帮的要报仇,你快跑吧。”然后附在陆成耳根轻声说,“兄弟,你抓马鞍,侧在马肚子上,赶快跑,不要坐在马背上,以防他们放暗器。你跑开不用顾我,他们只顾追你便也不会来伤害我。再说他们了不见得能打得过我。”说罢陈抗鼎打了个呼哨,那小红马儿听得,一跃蹄跃那群人头顶,飞奔而去。陆成在马上担心陈抗鼎的安危,说道:“陈大哥,你也上来吧,我们一块跑吧,反正我也多活不半天了,跑不跑也无所谓了。”陈抗鼎气道:“你罗嗦什么!”照着小红马尾就是一拳,小红马疼痛,撒腿便蹿,陈抗鼎看他走远,将流星锤甩开了,只听得惨叫声不绝,想来又死伤不少。